萧萧

天黑得越来越早了,天亮得也越来越晚了

还是不习惯早上七点半天才蒙蒙亮

也不习惯晚上七点半还没天黑

即使晚霞很美


这里的雨,一阵一阵的,飘过来一朵有雨的云就会下雨

可能10分钟,可能20分钟

云飘走了,雨也就停了

所以这里的人一般不会带伞,出门穿冲锋衣就好了

下雨的时候戴上帽子,身上也不会湿


我更喜欢那种,早晨是阴天,坐在教室里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下雨,一下就是大半天

以前还要上体育课的时候就盼着雨坚持到体育课

就会变成室内活动,而没有痛苦的长跑练习


我喜欢绵长的雨,却不是春季江南烟雨迷蒙的那种细如丝的雨

我喜欢的是砸在地上砸在伞上噼里啪啦的,有分量的雨

实实在在的雨

A private moment

※占tag抱歉
※真的是非常私人的一个小片段
※为了记录,不为创作




凌晨零点过3分,坐了两个半小时的火车,你们终于回到了住处所在的小镇。火车站周围的路上还有零星的行人,进入城区后,石板路上回荡着的就只有你们两人的脚步声了。
一出火车站你便被凌晨雨后20度的气温冻得一哆嗦,短袖T恤+薄外套根本抵挡不了这里的冷风,而这冷风却也让你从火车上的昏昏欲睡中瞬间清醒。你惊异/惊恐于异国他乡的居民在十几度的气温下仍然短袖短裤,偶尔有一两个人骑车在冷风中风驰电掣。你的长袖长裤根本不管用嘛QAQ。
小路拐了个弯,几十米开外的pub还有动次打次的音乐声,和飘散在空气里的阵阵酒味。这小镇其实是个大学城,你看着不远处从玻璃门漏出的紫色的灯光不禁同情起住在周边的居民,几乎每晚都要忍受这样的爬梯。
“冷吗?”李泽言感受到你因留意酒吧而放慢的脚步,回头看你时却看到你为了扛住冷风而微微咬紧牙关的表情。他恼于自己没有在第一时间发现你的不适,不等你反应过来便已经脱下自己的西服外套往你身上兜。
“哎你会冷的……”不让你把话说完,他把前襟在你胸前紧了紧,“我是不想过几天照顾一个感冒的病人,早上不是叫你带一件厚外套的吗”见你在炸毛的边缘,他又补充了一句,“手伸进袖子里,你这么挂着西装会滑掉的,弄脏了你洗”
???不是你自己脱下来给我的吗?弄脏了还要我洗???
但你是真的觉得冷,一披上带着李泽言体温的西装你就开始贪恋这份温暖,就像是溺水者的一根浮木,沙漠中的一捧甘露。
你们穿行在无人的小巷里,头顶上挂着彩灯,虽然不是什么特殊的节日,也别有一番风情。李泽言的西装于你而言大了不止一个尺码,你一只手隔着西装袖子挽住了他的臂弯,另一只手调皮地将长袖甩来甩去。彩灯照亮了你们的脸,又窄又长的巷子绕了几个弯,就像时光隧道一样。
“李泽言?”
“嗯?”🤨
你突然叫他,李泽言以为你有什么事同他说,低沉的声音从头顶传出。啊真好听,这个人说话为什么这么好听?连只是一个简单的疑问词也这么好听!
“李泽言~”
女孩步伐轻快,应该是不觉得冷了,又一遍叫了他的名字,尾音带着一点愉悦和淘气,和她的嘴角一样向上勾起。看来,并不是有事要说😑
一如往常的一声叹气,你知道他即将今日第800次嫌你幼稚。
你紧了紧挽着他的手臂,第三次叫他。
“李泽言。”
这次他没再说什么,倒是腾出那只还能自由活动的手,把你的手臂拉下来,挽起长袖子,用宽大温暖的大手包住了你还有些冰凉的小爪子。
那是一句无声的回应,“我在”





昨晚的亲身经历,我他妈真的冷哭了,跟在爸妈身后往宾馆走的时候突然就想起了李泽言,想如果此时是他与我一道走在深夜异国他乡的街巷里吹着冷风会是怎样。
他的名字是一句魔法,在心中默念多次竟然不再觉得冷风如刀。他的名字是一句咒语,在我的身上落了蛊。

我tag应该没打错吧】认真工作的人最帅

这一大把刀子真的太痛了

坐标上海,corgi coffee和虹桥机场打卡!今天真的过节了!唯一的遗憾是中午的飞机,晚上环球港的灯看不到了QAQ走在路上贼开心拍的都是糊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白警官生日快乐!!

上海地铁站生日应援灯箱,打卡完成

1146x3808
我吃

谢谢你呀我的大总裁
今年又是爱你的一年

每次出新卡就能有大把的粮和大把的图!!开心!

居家画风下的资本家真的很戳巨蟹座恋家girl的点好吗!!!